阿拉斯加在什么地方(阿拉斯加海湾在什么地方)

阿拉斯加原属哪国?

阿拉斯加原来属于俄罗斯。约在15000年前的冰川期,地球表面大多被冰雪覆盖。今天沉没在洋底的大片陆地当时是屹立于海平面以上的,其中一块就连接着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地区。人类学家相信多数阿拉斯加原住民是从西伯利亚南下北美的游牧猎人。这些首批登陆阿拉斯加的人主要有三个种族:爱斯基摩人、阿留申人和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分散在阿拉斯加的北部和西部地区;阿留申人主要定居在阿留申群岛;印第安人的两大族the Tligits和the Athabascan则主要定居在东南部和中部地区。北部沿海原有爱斯基摩人居住,南部森林地带原有印第安人部落。The Tligits(读音为KLINK-ITS)印第安人在森林茂密、鱼群丰富、食物充沛的阿拉斯加东南部繁衍,以图腾柱、庆典服饰与精致地毯著称。他们也是凶悍的战士,当首批俄国人带着枪炮想进驻Sitka时,他们奋勇赶走了入侵者。生活在中部地区的The Athabascan印第安人生活环境相对艰苦,忍饥挨饿是经常的事。他们是天生的狩猎好手,经常长距离追捕驯鹿和大型鹿,钓鲑鱼等河鱼,还与其他部族交易毛皮等物品。爱斯基摩人住在The Athabascans印第安人的北面和西面,他们在贫瘠的土地上狩猎、捕鱼并在短暂凉爽的夏季采集莓子和根生植物。勇猛的爱斯基摩人乘坐狭小的兽皮独木舟猎捕鲸鱼、海象、海豹和北极熊。他们随着驯鹿群迁移,并狩猎海陆鸟类。阿拉斯加人口最少的原住民阿留申人远离海洋居住,他们的衣、食、住、取暖乃至工具却都来自海洋及岸边的生物。 他们虽不擅航海,但有时也乘兽皮独木舟划行几百英里进行易货贸易、拜访友人或袭击敌人。一直到17世纪才有人发现这块阿留申人称作 “Alyeska”或“大地”的地方。1741年6月,丹麦探险家维他斯·白令(Vitus Bering)率领一批俄国水手从西伯利亚出发向东寻找新大陆。7月16日他们首次发现了阿拉斯加大陆,而在阿拉斯加水域生长的水獭成为这次探险最大的发现。到了1745年俄国猎人就在阿留申群岛建立了稳固的狩猎基地,从而开始了阿拉斯加的殖民时期。紧随其后的是英国、西班牙和美国的探险家,但真正留下来对阿拉斯加有重大影响的还是俄国人。1784年他们在南岸的科迪亚克岛(KODIAK)建立了第一个永久定居点。到1799年为止,他们的触角一直延伸至东南海岸的Sitka,俄国对阿拉斯加的主权拥有就此确立。1799年开设俄罗斯美洲公司,对当地居民实行殖民统治。这些俄国后裔在阿拉斯加的土地上不断生息繁衍壮大。19世纪20年代欧洲战争爆发后,俄国疲于应战,无暇旁顾,其他国家的捕鲸人和皮毛商纷纷迁至这块俄属地域。随着皮毛贸易收益的减弱,俄国对阿拉斯加也感到索然无味。采矿业在经济中居突出地位。50年代在南部库克湾地区首次发现石油[3] 。1968年北坡大油田的发现,使得石油开采跃居矿业首位。其他矿产有金、铜、银、煤等。北坡油田的普拉德霍湾油田是美国最大油田,至南部不冻港瓦尔迪兹长达1285千米的输油管于1977年开始运营。 工业以鱼类加工和木材加工为主,新兴部门有炼油、石油化工、液化天然气、化肥等。渔业发达,大马哈鱼为主要鱼类。出产海獭、蓝狐、红狐、黑貂等珍贵毛皮。农业薄弱,80%以上食品进口。80~90年代以后旅游业发展迅速。全州建有公路和各种道路约2万千米,干线铁路长达758千米。飞机场几乎遍及每一城镇,为联系州内外各地的主要交通工具。有定期航班直飞本土西雅图和加拿大温哥华。安克雷奇为全州最大城市和经济中心。William H. Seward曾先后担任林肯和约翰逊两位美国总统的国务卿,在南北战争后期他以每公亩仅2分钱,总价720万美元的价格向俄国购买阿拉斯加。这桩买卖当时被许多美国人诟病,把阿拉斯加讥讽为“Seward的冰盒”、“Seward的愚行”。尽管如此,1867年美国政府以720万美元从俄国手中购得。1867年10月18日美国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飘扬起来。 然而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联邦政府并不太在意这块最新的版图,只是1877年在SITKA设立了一个税收机构,掌管阿拉斯加约153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和大约40,000的居民。直到发现黄金,情况才有了改变。阿拉斯加有黄金是早已众所周知的事,但淘金热的真正形成是在Joe Junean和Richard Harris发现黄金之后。1896年育空高原发现金矿,掀起淘金热。成百上千的淘金者纷纷涌入这个后来以JUNEAN(朱诺)命名的黄金城。1897年在加拿大Yukon地区的Klondike河也发现了黄金,于是约10万淘金者又奔向了那里。 1898年淘金的热点又转向Nome附近的海滩,一夜之间,这里帐篷林立。截至1900年,232艘船总共运来了将近18,000名淘金者。黄金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阿拉斯加。报纸报道了发生在SKAGWAY和NOME两地的无政府状态下的混乱状况,不管报道夸大与否,在阿拉斯加建立法治的必要性凸现出来。1900年制定了法律,建立了司法系统,但一直到1912年阿拉斯加才真正享有美国领土的地位。在淘金热的光芒掩盖之下,另外一个不很引人注意的行业却在悄然兴起,它将成为阿拉斯加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柱,这就是鲑鱼捕钓加工业。到1900年,在KETCHIKAN和BRISTOL海湾之间已建有50多家鲑鱼罐头厂。在随后的数十年里,遥远的联邦政府一直忙于应付经济大萧条和欧洲战争的内忧外患。但在1941年对日宣战后,联邦政府突然意识到了阿拉斯加的战略地位。1943年日本侵略阿留申群岛,当时约有140,000军队驻扎阿拉斯加,随即发生的阿留申战役(也称为“千里战争”),成为继美国南北战争以来发生在美国本土上的第一场战役。为了给驻扎在阿拉斯加军队提供后勤补给,从加拿大到阿拉斯加的FAIRBANKS(费尔班克斯)之间修建了一条1523英里长的砂石公路,历时仅八个月。至今这条公路仍是阿拉斯加州与美国其它州联系的唯一陆路。从阿拉斯加刚加入美国领土时起,许多居民就希望在此立州,但美国自1912年以来就再未成立新州,国会最初也不太愿意理会这块面积广大、人口稀少的领土上居民的要求。但阿拉斯加人从未放弃,终于在1958年6月30日国会通过了阿拉斯加的立州法案。1912年设阿拉斯加地区。1959年1月3日阿拉斯加正式成为美国的第49州。由民选议员起草、选民表决通过的阿拉斯加州宪法同时生效。阿拉斯加州长、副州长的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阿拉斯加州州长有权任命该州14个部的部长及其它官员,被公认为全国权力最大的州长之一。阿拉斯加州议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包括40位任期2年的众议员和20位任期4年的参议员。每年议会都在朱诺开会,通过州预算并制定新的法律。阿拉斯加的地方政府设置主要是CITY(城市)和BOROUGH,BOROUGH类似于其它州的COUNTY(郡)。 阿拉斯加比其它州更特殊的地方在于,它尚有多数土地未被列入行政区划。设立的13个郡仅包括了该州1\3的土地。阿拉斯加拥有2位任期为6年的国家参议员和一位任期为2年的国家众议员。最亏买卖:俄罗斯卖掉阿拉斯加在殖民时代已经远去的今天,世界各国的领土基本都是各自打成一片,即使有些例外,也不过是一两块小得可怜的飞地孤悬海外,比如法属圭亚那、英国的圣赫勒拿(拿破仑先生在此安息过)以及偌大的俄罗斯因为苏联解体而夹在立陶宛、波兰间的加里宁格勒州等。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多这块地不多,少这块地不少。但阿拉斯加实在太显眼了——面积900多万平方公里的美国,阿拉斯加独占了其中的170多万。而且由于接近北极,在据各种等差分纬线多圆锥投影中画出来的世界地图中都显得异常巨大,这让幼时的我经常疑问:美国怎么长了两个头?说起阿拉斯加的历史,可能是俄国人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最早入主美洲大陆的文明人其实有两批,一批是西欧在16世纪横渡大西洋进入美洲东海岸的西葡、荷兰、英法人,而另一批则是18世纪走西伯利亚、越过白令海峡进入阿拉斯加的俄国人。说来也有趣,因为一批向东,一批向西,结果由于时差问题,俄国人和英国人吵了起来——大家算着日期,硬是隔了一天。这场争论一直闹到了1884年,最后以大家在白令海峡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国际日期变更线”才算了事。不过在此之前,阿拉斯加已经易手了。俄国人天生是寒带的民族,就“壮举”一词的含义看,这群斯拉夫人对西伯利亚及其更东的阿拉斯加的征服是绝对可以媲美哥伦布麦哲伦等伟大航海家的。然而,俄国人栽的树,却让美国人乘了凉。1854年,围绕巴尔干半岛霸权的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农奴制度下落后腐朽的沙皇俄国被工业革命装备的英法联军打败,割地求和,老沙皇尼古拉一世据说也因此服毒自杀。新登基的亚历山大二世对英法的强大同样十分恐惧,而阿拉斯加正好紧挨着英国的殖民地加拿大,他老人家一琢磨,要是再打一场仗,恐怕阿拉斯加是守不住的; 而阿拉斯加距离西伯利亚很近,若是英国人以此为跳板进攻俄国本土,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不如把它卖了,换几个钱不说,还可以借他国阻挡英国人对俄本土的威胁。这理由当然冠冕堂皇,可问题就来了:守不住就卖出去,那俄国当时的首都彼得堡距离英国本土还要近,你咋不卖掉?所以隐藏在沙皇陛下“英明”决定背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阿拉斯加实在没什么用处。工业落后的俄国自始自终都没有大规模发掘阿拉斯加这块自己先行占领了一个多世纪的土地的潜力。在俄国人眼里,这儿只是一块徒有爱斯基摩人孤独寂寞的地方而已,大是大了,可是要什么没什么,留它有何用?于是沙皇开始到处找买家,结果挂跳蚤网几年下来都没有进展。话又说回来,这世界上要买俄国人的土地,怎么着也得是个列强吧?首先得出得起这钱,其次人家沙俄崛起以来就一直在吃别人的领土,一个弱国敢跟这样的强盗做买卖吗?最后一点:当时世界各国的政治精英们,都对阿拉斯加不感兴趣,理由和沙皇嫌弃它的一样——就一片冻土,我要它作甚?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不久,一桩史上最大手笔而又最搞笑的买卖诞生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861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西欧列强趁机打算肢解美国。林肯总统认为以合众国一国之力独木难支,于是向西欧列强的仇人——沙皇俄国求助。沙皇也想报克里米亚战争一箭之仇,于是劳民伤财地派出了一支舰队开进纽约港,让其他列强犹豫了一下,为北方军赢得战争的胜利争取了时间。不过落后的俄国尽管在战争中一炮未发,但光是让舰队转半个地球的圈也得摊上一笔巨额的费用,这就使得原本就紧张不已的本国财政更加紧缩了起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威廉·亨利·西华德便“慷慨”地对俄国人说,我们刚打完仗,百废待兴。但贵国不远千里来帮助我们,这情义,好比……这么着,也不能让老哥你们白来,你们不是要卖阿拉斯加吗?别人不要我们出钱。大哥你对我们这么好,咱一定不亏待了你。不就是二手货吗?千万别跟我们介意,千万别贱卖,我们能出多少出多少。最后,西华德开出了一个令沙皇十分满意的价格:720万美元。成交!1867年,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领土上升起了。虽然不知道当年的物价水平如何,但这笔钱在当时肯定不算是少,不然俄国人也不会高高兴兴地将阿拉斯加卖给美国。而反过来,西华德由于做了这么一笔买卖,在美国国内被骂得狗血淋头,大家还编了两个专有词汇,一个叫“Seward’s Folly(西华德的蠢事)”,一个叫“Seward’s Icebox(西华德的冰箱)”,合在一起就是这么一句话:看看咱们国务卿办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他居然花美国的720万美元为美国买了一个超大冰箱!然而西华德却异常镇定地说:“现在我把它买下来,可能确实没什么用。但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会因为买到这块地而从中得到好处。”一个人之所以买一样东西,不外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我用得着;二,我买得起;三,性价比合适。反观阿拉斯加买卖,在当时看来,首先美国好像用不着这么大面积的一块冻土,其次在刚打完内战的时候掏这笔钱实在算不上买得起,最后这性价比……如果算面积,那这件商品是货真价实的性价比之王:根据除法运算,阿拉斯加卖给美国的价格为每英亩2美分。但我们都知道,郊区、农村一千平的房子往往都是比不了市区要道上的一间百平屋子的。所以当年的这笔买卖,俄国人认为赚了,美国人认为亏了。然而,从1897年开始,阿拉斯加开始逐渐发现金矿,随后又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进入人类开始飞翔的20世纪,阿拉斯加又成为太平洋间航空线路的中转站,为无数飞机节省了不可计数的燃料。二战后,阿拉斯加又成为了美国的战略武器部署地,而阿拉斯加的山姆大叔用导弹直接面向的,就是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苏联俄国。说来倒去,倒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也许这是一个教训,也是一个寓言,它告诉我们一个简单易懂而又经常有专家高人犯迷糊的道理:国家、领土、主权,永远是无价的;无论谁想拿这个做买卖,谁就注定要亏得一塌糊涂。[4]购买如此廉价的土地,在美国国会竟遭到了强烈地反对。许多议员认为内战刚完,百废待兴,财政极其困难,不应花钱买一块荒凉的土地。舆论界也认为,购买这块冰天雪地的土地是无比愚蠢的事。经过激烈争论,参议院以微弱多数票拍板批准。沙皇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当“便宜货”廉价处理的阿拉斯加,后来竟成为美国的一块宝地。阿拉斯加转让不久,该地便发现了金矿,引起一场势头不小的“淘金热”。二战以后,美国因在此建立军事基地而大力开发该州。60年代,阿拉斯加又发现了北美最大的油田,90年代,产量占全美总产量的1/7。同时,它又是日本和远东通往北美、北欧的交通要道,也是亚美两洲相距最近的地方,在战略上有重要地位。阿拉斯加有160万平方千米的辽阔土地,相当于我国新疆的面积,和3个法国、7个英国一样大。阿拉斯加还以其优越的自然条件,成为北美野生动物的天堂,并以其优美的自然景色,成为世界的旅游胜地。这个故事,说明了土地对人类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它是我们人类生存的根基,决不是用价格可以衡量的商品。在某一时期由于科技的落后,人类还认识不到它的价值,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有朝一日,它必将以丰厚的财富回报人类。

阿拉斯加原属哪国?

阿拉斯加原来属于俄罗斯。约在15000年前的冰川期,地球表面大多被冰雪覆盖。今天沉没在洋底的大片陆地当时是屹立于海平面以上的,其中一块就连接着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地区。人类学家相信多数阿拉斯加原住民是从西伯利亚南下北美的游牧猎人。这些首批登陆阿拉斯加的人主要有三个种族:爱斯基摩人、阿留申人和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分散在阿拉斯加的北部和西部地区;阿留申人主要定居在阿留申群岛;印第安人的两大族the Tligits和the Athabascan则主要定居在东南部和中部地区。北部沿海原有爱斯基摩人居住,南部森林地带原有印第安人部落。The Tligits(读音为KLINK-ITS)印第安人在森林茂密、鱼群丰富、食物充沛的阿拉斯加东南部繁衍,以图腾柱、庆典服饰与精致地毯著称。他们也是凶悍的战士,当首批俄国人带着枪炮想进驻Sitka时,他们奋勇赶走了入侵者。生活在中部地区的The Athabascan印第安人生活环境相对艰苦,忍饥挨饿是经常的事。他们是天生的狩猎好手,经常长距离追捕驯鹿和大型鹿,钓鲑鱼等河鱼,还与其他部族交易毛皮等物品。爱斯基摩人住在The Athabascans印第安人的北面和西面,他们在贫瘠的土地上狩猎、捕鱼并在短暂凉爽的夏季采集莓子和根生植物。勇猛的爱斯基摩人乘坐狭小的兽皮独木舟猎捕鲸鱼、海象、海豹和北极熊。他们随着驯鹿群迁移,并狩猎海陆鸟类。阿拉斯加人口最少的原住民阿留申人远离海洋居住,他们的衣、食、住、取暖乃至工具却都来自海洋及岸边的生物。 他们虽不擅航海,但有时也乘兽皮独木舟划行几百英里进行易货贸易、拜访友人或袭击敌人。一直到17世纪才有人发现这块阿留申人称作 “Alyeska”或“大地”的地方。1741年6月,丹麦探险家维他斯·白令(Vitus Bering)率领一批俄国水手从西伯利亚出发向东寻找新大陆。7月16日他们首次发现了阿拉斯加大陆,而在阿拉斯加水域生长的水獭成为这次探险最大的发现。到了1745年俄国猎人就在阿留申群岛建立了稳固的狩猎基地,从而开始了阿拉斯加的殖民时期。紧随其后的是英国、西班牙和美国的探险家,但真正留下来对阿拉斯加有重大影响的还是俄国人。1784年他们在南岸的科迪亚克岛(KODIAK)建立了第一个永久定居点。到1799年为止,他们的触角一直延伸至东南海岸的Sitka,俄国对阿拉斯加的主权拥有就此确立。1799年开设俄罗斯美洲公司,对当地居民实行殖民统治。这些俄国后裔在阿拉斯加的土地上不断生息繁衍壮大。19世纪20年代欧洲战争爆发后,俄国疲于应战,无暇旁顾,其他国家的捕鲸人和皮毛商纷纷迁至这块俄属地域。随着皮毛贸易收益的减弱,俄国对阿拉斯加也感到索然无味。采矿业在经济中居突出地位。50年代在南部库克湾地区首次发现石油[3] 。1968年北坡大油田的发现,使得石油开采跃居矿业首位。其他矿产有金、铜、银、煤等。北坡油田的普拉德霍湾油田是美国最大油田,至南部不冻港瓦尔迪兹长达1285千米的输油管于1977年开始运营。 工业以鱼类加工和木材加工为主,新兴部门有炼油、石油化工、液化天然气、化肥等。渔业发达,大马哈鱼为主要鱼类。出产海獭、蓝狐、红狐、黑貂等珍贵毛皮。农业薄弱,80%以上食品进口。80~90年代以后旅游业发展迅速。全州建有公路和各种道路约2万千米,干线铁路长达758千米。飞机场几乎遍及每一城镇,为联系州内外各地的主要交通工具。有定期航班直飞本土西雅图和加拿大温哥华。安克雷奇为全州最大城市和经济中心。William H. Seward曾先后担任林肯和约翰逊两位美国总统的国务卿,在南北战争后期他以每公亩仅2分钱,总价720万美元的价格向俄国购买阿拉斯加。这桩买卖当时被许多美国人诟病,把阿拉斯加讥讽为“Seward的冰盒”、“Seward的愚行”。尽管如此,1867年美国政府以720万美元从俄国手中购得。1867年10月18日美国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飘扬起来。 然而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联邦政府并不太在意这块最新的版图,只是1877年在SITKA设立了一个税收机构,掌管阿拉斯加约153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和大约40,000的居民。直到发现黄金,情况才有了改变。阿拉斯加有黄金是早已众所周知的事,但淘金热的真正形成是在Joe Junean和Richard Harris发现黄金之后。1896年育空高原发现金矿,掀起淘金热。成百上千的淘金者纷纷涌入这个后来以JUNEAN(朱诺)命名的黄金城。1897年在加拿大Yukon地区的Klondike河也发现了黄金,于是约10万淘金者又奔向了那里。 1898年淘金的热点又转向Nome附近的海滩,一夜之间,这里帐篷林立。截至1900年,232艘船总共运来了将近18,000名淘金者。黄金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阿拉斯加。报纸报道了发生在SKAGWAY和NOME两地的无政府状态下的混乱状况,不管报道夸大与否,在阿拉斯加建立法治的必要性凸现出来。1900年制定了法律,建立了司法系统,但一直到1912年阿拉斯加才真正享有美国领土的地位。在淘金热的光芒掩盖之下,另外一个不很引人注意的行业却在悄然兴起,它将成为阿拉斯加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柱,这就是鲑鱼捕钓加工业。到1900年,在KETCHIKAN和BRISTOL海湾之间已建有50多家鲑鱼罐头厂。在随后的数十年里,遥远的联邦政府一直忙于应付经济大萧条和欧洲战争的内忧外患。但在1941年对日宣战后,联邦政府突然意识到了阿拉斯加的战略地位。1943年日本侵略阿留申群岛,当时约有140,000军队驻扎阿拉斯加,随即发生的阿留申战役(也称为“千里战争”),成为继美国南北战争以来发生在美国本土上的第一场战役。为了给驻扎在阿拉斯加军队提供后勤补给,从加拿大到阿拉斯加的FAIRBANKS(费尔班克斯)之间修建了一条1523英里长的砂石公路,历时仅八个月。至今这条公路仍是阿拉斯加州与美国其它州联系的唯一陆路。从阿拉斯加刚加入美国领土时起,许多居民就希望在此立州,但美国自1912年以来就再未成立新州,国会最初也不太愿意理会这块面积广大、人口稀少的领土上居民的要求。但阿拉斯加人从未放弃,终于在1958年6月30日国会通过了阿拉斯加的立州法案。1912年设阿拉斯加地区。1959年1月3日阿拉斯加正式成为美国的第49州。由民选议员起草、选民表决通过的阿拉斯加州宪法同时生效。阿拉斯加州长、副州长的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阿拉斯加州州长有权任命该州14个部的部长及其它官员,被公认为全国权力最大的州长之一。阿拉斯加州议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包括40位任期2年的众议员和20位任期4年的参议员。每年议会都在朱诺开会,通过州预算并制定新的法律。阿拉斯加的地方政府设置主要是CITY(城市)和BOROUGH,BOROUGH类似于其它州的COUNTY(郡)。 阿拉斯加比其它州更特殊的地方在于,它尚有多数土地未被列入行政区划。设立的13个郡仅包括了该州1\3的土地。阿拉斯加拥有2位任期为6年的国家参议员和一位任期为2年的国家众议员。最亏买卖:俄罗斯卖掉阿拉斯加在殖民时代已经远去的今天,世界各国的领土基本都是各自打成一片,即使有些例外,也不过是一两块小得可怜的飞地孤悬海外,比如法属圭亚那、英国的圣赫勒拿(拿破仑先生在此安息过)以及偌大的俄罗斯因为苏联解体而夹在立陶宛、波兰间的加里宁格勒州等。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多这块地不多,少这块地不少。但阿拉斯加实在太显眼了——面积900多万平方公里的美国,阿拉斯加独占了其中的170多万。而且由于接近北极,在据各种等差分纬线多圆锥投影中画出来的世界地图中都显得异常巨大,这让幼时的我经常疑问:美国怎么长了两个头?说起阿拉斯加的历史,可能是俄国人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最早入主美洲大陆的文明人其实有两批,一批是西欧在16世纪横渡大西洋进入美洲东海岸的西葡、荷兰、英法人,而另一批则是18世纪走西伯利亚、越过白令海峡进入阿拉斯加的俄国人。说来也有趣,因为一批向东,一批向西,结果由于时差问题,俄国人和英国人吵了起来——大家算着日期,硬是隔了一天。这场争论一直闹到了1884年,最后以大家在白令海峡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国际日期变更线”才算了事。不过在此之前,阿拉斯加已经易手了。俄国人天生是寒带的民族,就“壮举”一词的含义看,这群斯拉夫人对西伯利亚及其更东的阿拉斯加的征服是绝对可以媲美哥伦布麦哲伦等伟大航海家的。然而,俄国人栽的树,却让美国人乘了凉。1854年,围绕巴尔干半岛霸权的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农奴制度下落后腐朽的沙皇俄国被工业革命装备的英法联军打败,割地求和,老沙皇尼古拉一世据说也因此服毒自杀。新登基的亚历山大二世对英法的强大同样十分恐惧,而阿拉斯加正好紧挨着英国的殖民地加拿大,他老人家一琢磨,要是再打一场仗,恐怕阿拉斯加是守不住的; 而阿拉斯加距离西伯利亚很近,若是英国人以此为跳板进攻俄国本土,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不如把它卖了,换几个钱不说,还可以借他国阻挡英国人对俄本土的威胁。这理由当然冠冕堂皇,可问题就来了:守不住就卖出去,那俄国当时的首都彼得堡距离英国本土还要近,你咋不卖掉?所以隐藏在沙皇陛下“英明”决定背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阿拉斯加实在没什么用处。工业落后的俄国自始自终都没有大规模发掘阿拉斯加这块自己先行占领了一个多世纪的土地的潜力。在俄国人眼里,这儿只是一块徒有爱斯基摩人孤独寂寞的地方而已,大是大了,可是要什么没什么,留它有何用?于是沙皇开始到处找买家,结果挂跳蚤网几年下来都没有进展。话又说回来,这世界上要买俄国人的土地,怎么着也得是个列强吧?首先得出得起这钱,其次人家沙俄崛起以来就一直在吃别人的领土,一个弱国敢跟这样的强盗做买卖吗?最后一点:当时世界各国的政治精英们,都对阿拉斯加不感兴趣,理由和沙皇嫌弃它的一样——就一片冻土,我要它作甚?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不久,一桩史上最大手笔而又最搞笑的买卖诞生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861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西欧列强趁机打算肢解美国。林肯总统认为以合众国一国之力独木难支,于是向西欧列强的仇人——沙皇俄国求助。沙皇也想报克里米亚战争一箭之仇,于是劳民伤财地派出了一支舰队开进纽约港,让其他列强犹豫了一下,为北方军赢得战争的胜利争取了时间。不过落后的俄国尽管在战争中一炮未发,但光是让舰队转半个地球的圈也得摊上一笔巨额的费用,这就使得原本就紧张不已的本国财政更加紧缩了起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威廉·亨利·西华德便“慷慨”地对俄国人说,我们刚打完仗,百废待兴。但贵国不远千里来帮助我们,这情义,好比……这么着,也不能让老哥你们白来,你们不是要卖阿拉斯加吗?别人不要我们出钱。大哥你对我们这么好,咱一定不亏待了你。不就是二手货吗?千万别跟我们介意,千万别贱卖,我们能出多少出多少。最后,西华德开出了一个令沙皇十分满意的价格:720万美元。成交!1867年,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领土上升起了。虽然不知道当年的物价水平如何,但这笔钱在当时肯定不算是少,不然俄国人也不会高高兴兴地将阿拉斯加卖给美国。而反过来,西华德由于做了这么一笔买卖,在美国国内被骂得狗血淋头,大家还编了两个专有词汇,一个叫“Seward’s Folly(西华德的蠢事)”,一个叫“Seward’s Icebox(西华德的冰箱)”,合在一起就是这么一句话:看看咱们国务卿办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他居然花美国的720万美元为美国买了一个超大冰箱!然而西华德却异常镇定地说:“现在我把它买下来,可能确实没什么用。但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会因为买到这块地而从中得到好处。”一个人之所以买一样东西,不外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我用得着;二,我买得起;三,性价比合适。反观阿拉斯加买卖,在当时看来,首先美国好像用不着这么大面积的一块冻土,其次在刚打完内战的时候掏这笔钱实在算不上买得起,最后这性价比……如果算面积,那这件商品是货真价实的性价比之王:根据除法运算,阿拉斯加卖给美国的价格为每英亩2美分。但我们都知道,郊区、农村一千平的房子往往都是比不了市区要道上的一间百平屋子的。所以当年的这笔买卖,俄国人认为赚了,美国人认为亏了。然而,从1897年开始,阿拉斯加开始逐渐发现金矿,随后又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进入人类开始飞翔的20世纪,阿拉斯加又成为太平洋间航空线路的中转站,为无数飞机节省了不可计数的燃料。二战后,阿拉斯加又成为了美国的战略武器部署地,而阿拉斯加的山姆大叔用导弹直接面向的,就是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苏联俄国。说来倒去,倒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也许这是一个教训,也是一个寓言,它告诉我们一个简单易懂而又经常有专家高人犯迷糊的道理:国家、领土、主权,永远是无价的;无论谁想拿这个做买卖,谁就注定要亏得一塌糊涂。[4]购买如此廉价的土地,在美国国会竟遭到了强烈地反对。许多议员认为内战刚完,百废待兴,财政极其困难,不应花钱买一块荒凉的土地。舆论界也认为,购买这块冰天雪地的土地是无比愚蠢的事。经过激烈争论,参议院以微弱多数票拍板批准。沙皇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当“便宜货”廉价处理的阿拉斯加,后来竟成为美国的一块宝地。阿拉斯加转让不久,该地便发现了金矿,引起一场势头不小的“淘金热”。二战以后,美国因在此建立军事基地而大力开发该州。60年代,阿拉斯加又发现了北美最大的油田,90年代,产量占全美总产量的1/7。同时,它又是日本和远东通往北美、北欧的交通要道,也是亚美两洲相距最近的地方,在战略上有重要地位。阿拉斯加有160万平方千米的辽阔土地,相当于我国新疆的面积,和3个法国、7个英国一样大。阿拉斯加还以其优越的自然条件,成为北美野生动物的天堂,并以其优美的自然景色,成为世界的旅游胜地。这个故事,说明了土地对人类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它是我们人类生存的根基,决不是用价格可以衡量的商品。在某一时期由于科技的落后,人类还认识不到它的价值,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有朝一日,它必将以丰厚的财富回报人类。

阿拉斯加雪橇犬

阿拉斯加雪橇犬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宝宏爱宠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xbhhg.com/chongwuzatan/46857.html